尼斯去摩纳哥多少公里:煎蛋術

 
煎蛋術
2019-08-01 21:47:21 /丹尼斯·罗德曼 /被圍觀

丹尼斯·罗德曼 www.miabam.com.cn 早起,女兒跟著母親學煎雞蛋。母親煎的雞蛋,好看,呈半橢圓,像上弦月;色白,微焦黃;好吃,外脆內嫩。每天早晨,盤子里都會有三只煎蛋,一家三口一人一只,多少年了,一直是這樣。

母親將平底鍋燒熱,加油,然后拿起兩只雞蛋,輕輕一磕,一只雞蛋破了,蛋黃在蛋白的裹夾下,順勢滑入鍋中。有意思的是,另一只雞蛋完好無損。女兒問,要是磕不好,兩只雞蛋同時破了,豈不是一起滑入鍋中,攪和在一塊了?母親笑了:“傻丫頭,用一只雞蛋去磕另一只雞蛋,往往是被磕的那只雞蛋先破了。人也是這樣,受傷重的,大多是被動的那個人。兩口子過日子,要和氣,永遠不要硬磕硬。”女兒笑笑。

待雞蛋冒出熱氣,母親將火擰小,說:“火候很關鍵,火太大,底下很快熟了,焦了,上面卻還是生的。炒菜要用大火,燉湯和煎蛋則必須用小火,急不得。這就像你們小青年,談戀愛,是大火,火燒火燎,撲都撲不滅;結了婚,這過日子可就是個細活了,像流水,得慢慢過,一天天過,必須用小火。”

母親邊說邊拿起筷子,輕輕地將圓圓的蛋黃撥破,黃燦燦的蛋黃,向四周散開,像一層鎦金,鋪在蛋白上。這是母親煎蛋與眾不同的地方,別人煎的蛋,蛋黃是完整的,高傲地躺在中心。母親煎的雞蛋,蛋黃都均勻地鋪散在蛋白中了,平展,白中偏黃,尤其是在入口時,嫩的蛋白,香的蛋黃,混合在一起,爽口,脆香,不膩。母親說:“你小時候不喜歡吃蛋黃,從那時候起,煎蛋時我就將蛋黃攪均勻,煎出來的雞蛋就分不出蛋白和蛋黃了。”原來是這樣,女兒笑著抱了抱母親。

說著話,母親用筷子輕輕一夾,一抄,給雞蛋翻了個身,煎另一面。

一只又嫩又白又黃的雞蛋,煎好了。母親將煎蛋盛入盤中,拿起剩下的兩只雞蛋,輕輕一磕,雞蛋滑入鍋中。這只雞蛋有點散黃了,筷子輕輕一碰,蛋黃就均勻地鋪散開了。

又煎好了一只雞蛋。母親拿起最后一只雞蛋,輕輕地在鍋沿上一磕,雞蛋滑入鍋中。

很快,三只雞蛋都煎好了。女兒端起盛著三只煎蛋的盤子,喊爸爸:“吃早飯了。”

母親說:“慢一點,你知道哪一只雞蛋是你的,哪一只是爸爸的嗎?”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傳藝遇險
 
丹尼斯·罗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