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斯大学好不好:【繁花】愿同你來日方長

 
【繁花】愿同你來日方長
2019-04-26 17:41:47 /丹尼斯·罗德曼 /被圍觀

丹尼斯·罗德曼 www.miabam.com.cn Chapter01季明了

從小到大,季明了就如同跟屁蟲一樣跟在我身后,好不容易有清閑的時光,我當然是無視他的手機短信,該怎么悠閑自得就怎么悠閑自得。

偏偏媽媽打來的電話,讓我不經意間就覺得愜意的生活好像被戳了個大窟窿,手機上無數短信其實也顯而易見。

等我匆忙下樓就看到人潮擁擠之中,那個瘦削的少年,穿一件白色襯衫,微風拂過,便能看到他耳朵里塞著一個小巧的白色耳機。

他拿著一大袋的東西,忽然從嘴里蹦出來幾個字。

“簡單,你還活著呀?”他淡淡地扔給我一個鄙夷的眼神。

明明是美如畫的少年,蹦出來的幾句話卻氣得我牙癢癢。我曾想過在二中會遇到什么樣子的人,帥氣的同學,溫和的老師,卻偏偏沒想過遇到季明了。

可是后來我一直在想,季明了,我要是對你好一點,你會不會早點發覺?

可惜,季明了,我沒有時光機器,所以我依然在這場人生旅途之中后知后覺。

Chapter02認識林梔

第一天上課的午間,我就睡倒在了桌子上,9月的天氣對于我來說,就只有“昏昏欲睡”4個字可以形容。

就在我睡得昏昏沉沉的時候,忽然有一個人把我戳醒了。我能感覺到那手指修長,戳在我后背上,疼得我呲牙咧嘴。

我猛然驚醒,就看到身后有個人一臉好奇地盯著我。

“門外有人找你?!?/p>

那聲音淡淡的,是個極其好看的女生,就算低著頭在那畫著些什么,我也能感覺到眼前女生的眉眼精致。

我不耐煩地瞇著眼睛瞥了一眼窗外,果不其然我看到了季明了那張熟悉的面孔,他似乎已經在外面等了很久了,所以我出去的時候他不耐煩地輕哼一聲。

“10分鐘?!?/p>

話的意思十分明顯,他已經在這屋外等了10分鐘。我連忙解釋:“高二的生活可忙碌了,你一個高一新生知道個什么?”

方才屋內一直未曾抬頭的女生,現如今忽然抬起了頭,看了一眼窗外的兩人,隨后又低下了頭。

好像在速寫本上畫些什么。

等我回去的時候,便看到自己身后的女生直接將桌上的本子蓋了起來,淡淡地同我說:“林梔?!?/p>

后來我才反應過來,這話實際上是同學之間的介紹開場白。

等到再后來的時候,我跟林梔還有季明了沒事的時候都會廝混在一起。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同我想象中的高中生活背道而馳。

偏偏我也沒有注意過,向來神情十分淡然的林梔,在看著季明了的時候,總是那么的歡喜。

也因為這份歡喜,林梔對我的態度也有了鮮明的變化。

Chapter03放鴿子

“林梔,快跟我去那邊的飾品店看一看?!?/p>

難得的周末,學??舜竺?,自然不能夠放過這個機會。我看了一下,同季明了約定好了去看醫生的時間還早了很多,季明了從小到大就嬌滴滴得像個女孩子,所以我也沒有多注意他的身體。

林梔點了點頭,卻看了看四周,“季明了他……你有跟他說過嗎?”

當然是沒有告訴他的,去飾品店,再帶上個挑三揀四的季明了?才不要!

我連忙點頭:“早就跟他說過了?!?/p>

林梔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實際上我本來是想著同林梔快點去,最多半個小時就可以了,到時候回來,還能夠趕上和季明了一起去,這樣也不用麻煩。

可惜的是,我太過于低估女生的戰斗力,等我和林梔在地下商場里面逛了好幾個小時,出去之后,我才猛然發覺,時間已經過了那么久。

而外面竟然也在不知不覺間下起了大雨。

我這才想起先前跟季明了約定好在宿舍樓下等著,現在的話,宿舍樓下應該也是大雨滂沱,他……會不會還在那里等著?

這一閃而過的念頭,迅速被我從腦海中晃了出去,我喃喃自語地說著:“不可能,季明了又不是那么笨的人?!?/p>

小時候發生過的事情,卻猛地出現在我腦子里。

等到我拉著林梔急忙跑回去的時候,季明了在女生宿舍阿姨的門口前眺望了很久,看到我就急匆匆跑出來。

“季簡單,你跑哪里去了?”他的頭發被雨水微微打濕。

本來就是我理虧在先,可我卻不愿意承認自己的理虧,所以先聲奪人。

“你又不是小孩子,不知道下雨了要躲起來?還有你手機呢?不知道跟我說一下?”

我先聲奪人的氣勢本來就弱得很,可是季明了卻沒有跟我爭辯,似乎也有話要說,卻又變成淡淡地說了句:“沒電了?!?/p>

隨后只留下一個瘦削的身影給我,一旁的林梔雖然沒有說話,卻也在季明了離開的時候甩開了我的手:“我一直以為你只是任性了點,卻沒想到你會這樣?!?/p>

“你總把季明了對你的好,當成是理所當然,你要是不想要可以給我呀!”

少女的眼中有著顯而易見的悲傷,好似塵封許久的琥珀,這也是林梔對我說過的最長一句話。

長到我以為,我同林梔的關系以后也不會緩和了。

Chapter04季明了住院

季明了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不跟在我身后,每次我偶爾在校園里看到他的時候,也只是匆匆打了個照面,最多也只是微微一笑,也讓我察覺到他更瘦了些。

我也能感覺到坐在教室之中,身后的目光灼灼,可惜我說不出任何的話。

從小到大,我好像都是這樣,把季明了對我的好,都當作了理所當然。

這也不是我第一次做出這樣的事情了,小時候,我就曾經讓季明了待在那等我,可我玩得忘記了還有季明了的存在,發現他還沒有回來的時候,才嚎啕大哭著去找大人,哭喊著說,季明了不見了。

所有人都覺得幸虧我發現了季明了不見了,不然這么小的小孩子,肯定要被人拐走,可是他們不知道,實際上是我對季明了說:

“你乖乖站在這,我待會回來給你帶冰淇淋?!?/p>

結果,我說過這些話之后,就消失得無影無蹤。小時候還能找回季明了,可是這一次,我好像真的弄丟了他,弄丟了小時候就喜歡跟在我身后的季明了。

林梔忽然冷著聲音說道:“多大人了,就知道哭哭啼啼?!?/p>

我看著站在我眼前的林梔,她被我看得有點不好意思,面色有點酡紅。

“別哭了?!?/p>

我一下子站起來抱住了林梔。

“林梔,我就知道你對我肯定不會那么狠心的?!蔽乙話蜒劾嵋話馴翹櫚嗇ㄔ諏驟偕砩?。

對于失而復得的林梔我有種說不出的開心,林梔依舊在那速寫本上涂涂畫畫。

就在那天晚上,媽媽給我打了個電話,電話里的聲音有點傷感。

“沒事就趕緊回來,明了住院了?!?/p>

“季明了怎么了?怎么會住院!”我的聲音立刻大了很多。

我握著手機的手有點顫抖,立刻又聽到了手機里面傳來低沉的聲音。

“腫瘤,但不是惡性。呵,就怕你哭哭啼啼才不想告訴你的?!?/p>

話說得簡單明了,隨后猛地掛了電話。卻是有季明了素來說話的樣子,我一個人在那哭得昏天黑地,哭到生氣的時候,我使勁地捶著宿舍的枕頭,再恨恨地罵一句:“季明了,你怎么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也不跟我說,你到底有沒有把我當成姑姑?”

那一聲"姑姑"倒是讓林梔的手微微一頓,速寫本從上床砸了下來。

我隨手撿起一張,就看到速寫本上有個少年站在窗外,陽光正好,便是季明了。

林梔有點錯愕,連忙將速寫本收拾起來,卻對上我紅紅的眼睛。我一邊哭一邊抽噎著說:“林梔,你竟然喜歡季明了?!?/p>

“別胡說!”

可是那眼神已經出賣了她自己。

Chapter05愿同你來日方長

后來季明了倒是恢復得極其快,本來就只是個發炎長成的脂肪瘤,可是那一瞬間我差點以為要失去他。

失去那個我從小到大,一直照顧我的季明了。

幼兒園的時候,跟我一起唱《好大一棵樹》;小學的時候,因為我總是跟人打架,每次都是他揮舞著拳頭沖過來,把我護在身后,被別人揍了一頓,卻對我眨著眼睛笑笑。

后來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么長的歲月中,季明了為我做了這么多的事情,包括林梔,也是季明了從我的個性簽名上,看出了異樣。

又費盡心思讓林梔不要生氣,那天是他做完手術,檢查報告也出來的時候,他才允許媽媽給我打電話。

也就有了現如今我在病床前冷哼一聲:“季明了,你最近膽子大了!”

“季簡單,你也一樣?!鄙倌晟粢讕傻?,低頭看著那些我偷偷拿來的林梔的速寫本不抬頭,嘴角有些意味深長的笑。

真不幸,明明只比你大一歲,卻成了你的親姑姑;卻也何其有幸,能夠同你一起來日方長。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丹尼斯·罗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