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斯湖水怪2:歷史上真實楊家將竟是這樣死的:活活餓死?

現在的位置: 丹尼斯·罗德曼 > 楊家將 >
 
歷史上真實楊家將竟是這樣死的:活活餓死?
2016-10-02 11:48:00 /丹尼斯·罗德曼 /被圍觀

丹尼斯·罗德曼 www.miabam.com.cn 楊業自乾佑三年(950年)至北漢滅亡(979年),事劉崇祖孫三代共廿九年。太平興國四年(979年)隨劉繼元歸宋,“復姓楊氏,止名業”。雍熙三年(986年)抗擊契丹戰斗中,兵敗陳家谷,被生擒后,絕食而死。楊業共有七子,除延玉隨父于陳家谷戰死外,余六子在楊業死后,均受朝庭錄用。

但《宋史》僅載六郎延昭事跡。延昭有三子,《宋史》又僅載第三子文廣事跡。延昭長子傳永,次子德政,名字獨見于曾鞏《隆平集》。

楊業妻,折氏,就是楊家將故事中的佘太君。佘為折之誤。

文廣妻,慕容氏。慕容,番姓,屬鮮卑族?!侗5輪葜盡吩?“文廣娶慕容氏,善戰”。據楊棋墓志銘,與文廣同輩的楊棋,亦娶慕容氏為妻。而文廣娶的這位善戰的慕容氏,就是楊家將故事中的穆桂英(但她的丈夫成了傳說人物楊宗保,楊文廣成了她的兒子)。穆為慕容之誤。由于婦女在中國封建社會的地位極為卑賤,故史書不載折氏與慕容氏事跡。

楊業弟重勛在后周滅亡之后,便歸宋。歐陽修在楊棋墓志銘中,詳細記敘重勛一支四代的情況:“太祖時,為置建寧軍于麟州,以重勛為留后,后召以為宿州刺史保靜軍節度使。卒贈侍中?!敝匱庸饉巍耙暈魍飯┓罟偌圜脛荼?,卒于官”。光康長子楊棋,“生于將家”,“獨好儒學”,“初以父卒于邊,補殿侍。后用其從父延昭任,為三班奉職。累官至供備庫付使,階良青光祿大夫,爵原武伯”。

楊棋子楊敗,“賢而有文武材,今為尚書屯田員外郎,直史館”。

宋太祖趙匡撒登極之初,為謀劃奪取太原彈丸之地,寒夕不眠,雪夜訪普。為避開契丹的鋒芒,暫留北漢作緩沖,故采取先南后北的策略:等平定南方諸國,才再消滅北漢,北伐契丹,收復失地,完成中國的統一。

開寶二年(969年),北漢發生內讓,太祖趁機圍攻太原?!緞手甕吩?“北漢陰恃遼援,城久不下”。太祖“引汾水入新堤,灌其城”,“令水軍乘小舟載強弩進攻其城”。圍攻持續至第二年,太原還未能攻下,反而招致契丹援兵的到來,結果宋軍大敗。宋太祖伐北漢的失敗,不僅說明北漢沙陀貴族的頑抗,而且還說明契丹的強盛。

楊業自幼生長的麟州,備受群羌侵擾之苦,耳聞目見,印象深刻。事劉崇后,防守晉北,與契丹戰斗廿余年,成為抗擊契丹的“無敵將軍”?;謖庵指鋈松罹?,使他洞察契丹主庇護北漢的居心純粹為了奪取山西,進窺河南,實現征服中原的野心。作為一個有志之士,楊業久懷反正的宿愿。

楊業歸宋,立即受到太宗的重用。據《宋史》載,早在北漢降宋之前,宋太宗對長期抗擊契丹的楊無敵“素聞其名,嘗購求之”。及楊業降宋,太宗“召見業,大喜”,立即“以為右領軍衛大將軍。師還,援鄭州刺史”。又因楊業“老于邊事”,再升為代州兼三交駐泊兵馬部署,并“密封豪裝,賜予甚厚”。

對一個降將,接連晉級,特加賞賜,放手重用,固然表現出宋太宗知人善任,但更說明契丹侵擾如何令太宗大傷腦筋。為要根除禍患,他才不惜付出極高代價去招致無敵于契丹的楊業。楊業歸宋第二年(太平興國五年)三月,“會契丹入雁門,業領靡下數千騎自西隆而出,由小隆至雁門北口,南向背擊之,契丹大敗”?!白允瞧醯ね底迤?,即引去?!?/p>

《宋史紀事本末》還補充兩點:當時“契丹兵十萬”,可見楊業是以少勝多。楊業“以殺其附馬侍中肖咄李”,頓時剎住契丹的入侵。雁門之役,是楊業入宋第一功。他以出眾的智勇,使契丹為之震懾,從此不敢輕犯雁門。這對晉北邊境,確實起了有力的防衛作用。

雍熙三年(986年)春,宋太宗兵分三路,大舉北伐契丹:曹彬領軍出雄州(州治河北雄縣);田重進領軍出飛狐(河北深源縣);潘美領軍(楊業為付將)出雁門(山西代縣北四十里)。三軍約期齊舉。曹部任務是從東側聲張要奪幽州,誘使契丹調兵救范陽,不暇援山后,從而潘、田二軍可乘虛從西面攻打???,潘部迅速攻克云、應、寰、朔四州(州治在大同縣、應縣、朔縣東馬邑鄉、朔縣);田部奪下飛狐、靈邱(山西靈邱縣)、蔚州(州治河北蔚縣)。整個形勢,十分有利。

《宋史·曹彬傳》載,臨行,太宗囑曹彬:“卿等以十萬眾聲言取幽州,且持重緩行,不得貪利”。但曹彬一開始便勢如破竹,連克固安、琢州、新城、違背聲東擊西的部署?!懊孔嘀遼?,上已訝彬進軍之速”。五月歧溝(河北琢縣)大戰,曹彬大敗,被迫屯易州。大敵當前,曹部又因就糧而退師雄州。

太宗命其按兵不動,待潘美盡取山后之地,會合田重進,兩軍東挺,曹部便與二軍合勢齊攻幽州。但“時彬部下諸將聞美與重進累建功,而己握重兵,不能有所攻取,謀議蜂起。彬不得已,乃復裹糧再往攻啄州”。在契丹反攻下,“時方炎暑,軍士乏困,糧且盡,彬退軍無復行伍,遂為所懾而敗”。

曹彬大敗,打亂了整個戰略部署,牽制住潘、田二軍,導致整個戰局轉勝為敗。

當潘美連克四州,進迫桑乾河(源出朔縣東北,流經山陰、應縣、懷仁、大同,入河北)。忽傳曹彬敗訊,播部立即退守代州,不敢孤軍深入。太宗命他們掩護四州人民安全內遷。此時契丹國母肖太后領十余萬大兵奪回寰州,進迫雁門。潘部頓成孤勢,敵我懸殊。楊業據冊余年與契丹戰斗的經驗,提出:“今遼兵益盛,不可與戰,朝庭止令取數州之民”,建議但先告云、朔守將,大軍離代,云眾先出;我師至應,朔民出城。伏兵石褐谷救援,“三州之眾保萬全矣”。

監軍王銑卻“沮其議”:“領數萬精兵而畏懦如此!但趨雁門北川中,鼓行而往?!奔嗑蹺腦T諗砸菜嬪膠?。但楊業堅決表示:“不可!此必敗之勢也?!?/p>

王進一步逼迫楊業:“君素無敵,今見敵逗撓不戰,得非有他志乎?”王的話,對身為降將的楊業是十分刺心的。為了表白心跡,楊業在明知孤軍出戰必敗的情況下,被迫憤然出戰。

潘王應楊業要求,伏兵谷口。自寅時至巳時,王令人登托邏臺守望,不見兵來,以為契丹敗走,急于奪功,便擅自領兵離谷口。潘美“不能制”。部隊沿灰河(朔州南三里,入桑乾河)西南行三十里?!岸砦乓蛋?,即靡兵卻走”?!耙盜φ?,自午至暮,果至谷口。望見無人,即扮膺大徹。再率帳下士力戰,身被數十創,士卒殆盡,業猶手刃數十百人。馬重傷不能行,遂為契丹所擒?!薄耙狄蛺⒃?‘上遇我厚,期討賊捍邊以報,而反為奸臣所迫,致王師敗績,何面目求活耶!不食,三日死?!本駝庋?,與契丹戰斗卅余年的楊無敵,終于以悲劇結束生命。

所屬專題:

更多精彩,請點擊:楊家將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丹尼斯·罗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