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斯大学录取条件:無良心

 
無良心
2016-07-05 16:02:36 /丹尼斯·罗德曼 /被圍觀

丹尼斯·罗德曼 www.miabam.com.cn 話說有一個小伙子,爹娘都死了,他成了乞丐。

這一年冬天,特別冷,大雪一直下。他幾天幾夜沒吃到一口饃,饑寒交迫,昏倒在風雪中。

醒來時,他看到了一雙渾濁的眼睛。

“你是誰?”

“你凍昏了,我把你背了回來?!?/P>

是一個古稀之年的老頭,他滿臉皺紋,顫顫巍巍。

小伙子不太相信:“你怎么能背動我呢?”

老頭的眼睛一下就擋上了窗簾:“這個你就不要問了?!?/P>

小伙子就不問了,謝過老頭救命之恩,還要下地叩頭。老頭按住他,給他端來一碗熱姜湯,讓他喝了。

就這樣,小伙子在老頭家住下來。吃的雖不是山珍海味,可是比起要飯的日子,卻是天上人間了。他的身體漸漸硬實起來,臉上漸漸冒出了紅光。

老頭是個木匠,做一手漂亮的木器活。

小伙子不好意思吃閑飯,有時幫老頭打打下手。

木工房的角落立著幾個木頭人,很像真人,看上去有點瘆。一天小伙子問老頭:“這些木頭人是干什么用的?”

老頭的眼睛又擋上了窗簾:“這個你也不能問?!?/P>

小伙子心里有點恐懼,就不再問。

日子一天天過去,小伙子已經能獨力做一點簡單的家具了。每次,他單獨在木工房里干活,都感到那些木頭人在背后看他。他總擔心哪一個突然伸出尖尖的木手,抓住他的脖子。

一天,小伙子對老頭說:“我得走了。來世做牛做馬,報答您?!?/P>

“你去哪兒呀?”

“我去討飯?!?/P>

“小伙子,你年紀輕輕應該學一點本事,討飯有什么出息?我收你為徒吧?!?/P>

“您不嫌棄我?”

“我一個孤老頭子,沒有兒孫。你在我這里,還有個伴?!?/P>

小伙子感動極了,給老頭跪下磕了三個頭,正式做了老頭的徒弟。

十里八村只有老頭一個木匠,大家的木器活都離不開他。小伙子跟師父干活,很快便入了道。他腿腳勤,嘴巴甜,老頭對他很滿意。漸漸的,老頭就不親自干活了,放手讓他干,只是偶爾在一旁邊指點。后來,他連指點都不用了,落得清閑自在,一心頤養天年。

一年冬天,老頭病倒了。

開始時,小伙子為他尋醫問藥,端飯倒水,還算耐心,可是,久病床前無孝子,何況是徒弟。時間一長,小伙子的臉色就不那么好看了,手腳也不那么勤快了,話語里流露出不滿和厭煩。他暗想:我為什么要侍候這樣一個跟我毫無關系的人呢?

終于,他有了另立門戶的打算。

這一天,他見老頭迷迷糊糊,神智不清,就說:“師父,師父!”

老頭輕輕應了一聲。

“您的病最近好多了。我已經學會了手藝,應該到外面去闖蕩一番……我走啦?!?/P>

然后,他偷了老頭的錢褡褳,出門就溜了。

忘恩負義的人來到另一個村子,開了一個木工房。他以為,憑他的手藝立馬就會財源滾滾,誰知過了很多天,沒一個人來找他干活。他跟人一問才知道,他師父竟然又開工了!而且,他的手藝比以前更精美。奇怪的是,現在他只在夜里干活,不許任何人觀看。

小伙子納悶了:那老家伙不是快死了嗎?他為什么只在夜里工作?難道他有什么絕活?

一天夜里,小伙子偷偷溜進那個村子,想探個究竟。

當他走近老木匠家的時候,忽然聽到一陣陣錛刨斧鋸聲,他趴在窗上一看,倒吸一口涼氣,他竟然看見幾個木頭人在干活!

那些木頭人似乎察覺了什么,突然停住一動不動了。

小伙子一下就明白了,原來師父還留了一手———他沒有教自己怎么做這些詭怪的木頭人!

他想迅速離開,又不甘心,猶豫了一會兒,終于推開門:“吱呀……”

他站在門口,踩著長長的影子,緊張地盯著那些木頭人。它們定格在剛才工作的姿勢上,紋絲不動。

他試探著走近它們,斗膽摸了摸其中一個木頭人的手指,它沒有反應。

他放下心來,掏出皮尺,上上下下將那幾個木人量個遍———身高,肢長,腰圍,眼睛、鼻子、嘴巴、耳朵……

然后,他回到家,日夜工作,也做出了幾個木頭人,尺寸與師父的木頭人不差分毫。

他想,這下,我也可以當老板了!

天黑后,他來到木工房,對木頭人下命令:“給我干活!”可是,他喊了好幾聲,那些木頭人一動不動———它們不過是幾個木頭人而已。

他意識到,師父留的這一手,非得他親自傳授,偷是偷不到的。于是,他連夜來到了師父家。

進了門,他看見師父還在床上躺著,一個木頭人立在床前給他喂飯。油燈如豆。

木頭人一看見小伙子,立刻停住不動了。

小伙子擠出幾滴眼淚,跪在老頭床前說:“師父,我知道錯了,您原諒我吧!我明白了,您的手藝永遠都學不完,我要侍候您一輩子,再也不離開了!”

老頭嘆了一口氣,說:“可是我已經沒什么可以教你了?!?/P>

“可這些木頭人……”

老頭摸了摸那個一動不動的木頭人:“你不是都量過了嗎?”

“可是我做的木頭人不會動呀?!?/P>

老人用一雙混濁的眼睛看著小伙子,慢悠悠地說:“有一樣,你沒有量?!?/P>

“我遺漏了什么?”

那個木頭人突然伸出手,緊緊抓住小伙子的脖子,尖聲叫道:“你沒有量心呵!”

所屬專題:

更多精彩,請點擊:良心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妖魔道
下一篇:茶圣
 
丹尼斯·罗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