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斯分类25类商标:無罪的兇手

 
無罪的兇手
2019-09-21 16:35:31 /丹尼斯·罗德曼 /被圍觀

丹尼斯·罗德曼 www.miabam.com.cn 五月的M市,清風微涼,艷陽不暖,警局門口,林玲努力的搖搖頭,想集中注意力,沒用,思緒還是被回憶裹挾:

散落一地的公文包,高跟鞋,黑絲,西裝外套,被胡亂扯下的領帶,偷歡那凌亂的場景……

一個踉蹌,她險些摔倒,連忙扶著丨警丨察局的門柱。

真該死,男女歡愛的呻吟和喘息,潮濕的空氣混雜著汗味和香水味,像是某種黑暗惡毒的蠱,錯不及防的襲擊了她。

眼前晃動著水果刀刃的寒光,殷紅的血,救護車,一片素白,消毒水的味道……

林玲定了定神,用力拉開丨警丨察局的大門,闊步走入警務辦事大廳,跟接待她的民警說:“我已經一整天聯系不上我老公了。”

“超過24小時了嗎?”民警抬眼,探尋的看了看前來報案的這位女子,眼睛盯著她的腳看半天。

林玲下意識的低頭看了看,出門時隨意裹了個大衣,頭發沒整理,鞋子……哦,鞋子是拖鞋。

“嗯,我想想,我最后見他是昨天早晨,他像往常一樣八九點去上班,到今天早晨就已經24小時了啊”林玲一邊跟民警絮叨,一邊抬手拉了拉衣領,把脖頸往里縮了縮,眼角余光剛好瞥見自己的左手腕,精致的鑲鉆手鏈點綴在左手腕上,林玲迅速放下左手揣在大衣兜里。

“可真冷”林玲沒頭沒腦的冒出一句。

“從你老公上班之后,你們就再沒聯系過?”民警問道

“我發過信息,他沒回。晚上我給他打電話,沒人接。”

“噢?”民警不易察覺的動了動嘴角。

看到民警琢磨不定的表情,玲低下頭,大衣兜里的左手食指輕輕撫摸著手鏈上垂下來的吊墜,這是兩年來養成的習慣,每當她感到局促時會下意識的晃動手腕,讓吊墜觸碰手心,食指中指反復摩挲吊墜。

“來,把這個《失蹤人口登記表》填一下”民警說著把一張表格遞過來。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驚心之旅
下一篇:驚天大案
 
丹尼斯·罗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