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斯湖事件英语{#S+_}{\:快遞疑云

 
快遞疑云
2019-09-18 17:07:10 /丹尼斯·罗德曼 /被圍觀

1、多出一串鑰匙

丹尼斯·罗德曼 www.miabam.com.cn 王海堂是一家公司的技術員。這天上班路上,他留意到自己身后跟著一個人。那人中等個子,手里拿著一張報紙。王海堂發現:只要自己回頭看那人一眼,他就會故意用報紙把臉遮起來。

前面的路邊有一片花壇,栽著茂密的冬青,王海堂有了主意。他故意回頭盯著那人看,那人果然用報紙遮住了臉,趁這間隙,王海堂鉆進冬青叢里躲了起來。那人過來時,王海堂從冬青叢中伸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然后彎著腰順著冬青爬到花壇背面,那里有一條小道,沿小道,王海堂跑進了公司后門。

進了公司,王海堂打開手機看剛拍的照片,照片上那人右臉上一塊紅斑格外顯眼。王海堂覺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見過他,可是怎么也想不起來了。那人為什么一路跟著自己呢?想了半天,王海堂也沒想明白。

王海堂來到辦公室,開始工作。他要取一份文件,就打開背包找保險柜的鑰匙,不料,從包里摸出了兩串鑰匙,一串鑰匙是自己的,另一串鑰匙他卻不認識。這串鑰匙用的是粉紅色的鑰匙扣,顯然是女孩子的。王海堂翻過鑰匙扣一看,背面軟軟的透明硅膠套里還有一張小小的照片,照片上一個女孩正燦爛地笑著。是她!王海堂的心突然怦怦亂跳起來。

這張笑臉王海堂太熟悉了,這正是他暗戀的女孩。他們幾乎天天坐同一輛公交車上班,有時,兩人會心有靈犀地對視一眼。王海堂幾次想開口去打個招呼,彼此認識一下,可總是沒有勇氣。

女孩的鑰匙怎么到了自己包里?王海堂沉吟著,這時,那個“紅斑臉”浮現在他腦海中。原來是這樣!王海堂想起來了:早上坐公交車時,車上有兩個便衣抓小偷,那小偷就是“紅斑臉”??!當時兩個便衣還搜了他的身,可惜沒搜出東西,只好把他放了。王海堂還以為是誤會,現在他明白了:一定是“紅斑臉”被便衣抓獲前,順手把偷來的鑰匙丟在自己包里了——當時他就站在自己身后,還撞了一下自己呢。“紅斑臉”后來一直跟蹤自己,應該就是因為這個——他想要回這串鑰匙。

想明白了這點,王海堂開始擔心起那女孩來,小偷要是偷她錢包也就罷了,可偏偏偷的是鑰匙,看來小偷是想進她的屋,這不是更危險嗎?王海堂覺得有必要提醒女孩一下??墑撬≡諛睦?,王海堂并不知道。他又仔細看了看那串鑰匙,發現有一把鑰匙上裹著膠布,一面用圓珠筆寫著“化學所”,一面寫著“117房”。王海堂想起,每天上班乘坐的公交車有化學所這一站,就在他上車那站的前兩站,而那女孩也總是在他上車前就已經在車上了。王海堂猜測,女孩多半就住在化學所。

下班后,王海堂就往化學所趕。那里是一大片老舊小平房,是省化學研究所的舊家屬區,現在基本都成了出租屋。王海堂到了后,正準備打聽117房在哪里,突然,他用余光掃到身后尾隨著一個人,正是那“紅斑臉”!他依然拿著一份報紙,時不時地擋著臉。

王海堂心里一驚,快步拐進右邊的巷子,剛進巷子,他和一個跛腿大媽撞了個滿懷。王海堂正準備道歉,大媽朝他“噓”了一下,小聲說:“小伙子,我剛才在巷子里看了好大一會兒了,發現有人跟蹤你??!”

王海堂說:“是啊,就是我身后那個拿報紙的,大媽,你也看到了?”

“就一個?小伙子,你可別大意,跟蹤你的可不止一個,你瞧瞧,那邊那個,還有那個,那個……”大媽隨手點了遠處幾個人,王海堂一看,似乎個個都鬼鬼祟祟的。他大吃一驚,正在想該怎么辦,這時大媽說:“小伙子,你別怕,這不還有大媽嘛!大媽是好人,這樣吧,你往前走,走到頭,是個黑巷子,你在里面躲一躲,我替你打個掩護,一會兒等他們走了,我再叫你出來。”

王海堂一邊道謝,一邊往那巷子里走,他還覺得挺幸運,可他剛走到巷子盡頭,就有一個麻袋從上往下地罩住了他,接著一根棍子狠狠砸在他頭上,他一下子暈了過去。

王海堂醒來時,已經是一個小時后,他摸了摸生疼的腦袋,第一件事就是去看包里的鑰匙,他料得不錯:鑰匙已經不見了。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驚心之旅
下一篇:微殺
 
丹尼斯·罗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