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斯木皮哪里有:分手后的淫亂

 
分手后的淫亂
2015-10-30 11:55:24 /丹尼斯·罗德曼 /被圍觀

丹尼斯·罗德曼 www.miabam.com.cn 我和童生活了三年,分手N次。

曾預想過一百種分手的情景,就是從來沒想到能和平分手,

所以當她笑著用緩緩的語調說,“好啊,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好來好散”時,

我一點也不輕松,把拳頭捏的緊緊,隨時做好了應戰的準備。

她就是這樣,每次答應分手,說的豪爽,可沒有一次可以干脆的做到。

要死要活,哭鬧爭吵,沒有一次肯真正分手。

說完,童起身離去。沒有哭鬧,沒有糾纏。

我足等了半個小時,才走出餐廳的大門,左顧右看提防她從哪個角落沖出來,可她也沒有等在門口給我突然襲擊。

整個下午,在辦公室都把手機調成無聲,等待她狂轟亂炸、歇斯底里的發作,可是,居然一次也沒有響,以至我懷疑辦公室是不是屏蔽。

一個星期過去了,她仍然那么平靜,QQ,MSN,電話,郵箱,一點異動的情況都沒有。

一個月過去了,這是她以前所能承受分手痛苦、我能享受單身的底限時間,依然平靜。

這時我才掐了一下自己,做夢一般,和她真的結束了嗎?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丹尼斯·罗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