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斯湖水怪在线电影:我在老板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

 
我在老板的辦公室安了攝像頭
2019-06-13 16:50:51 /丹尼斯·罗德曼 /被圍觀

丹尼斯·罗德曼 www.miabam.com.cn 我一直固執地認為,蘇嫣來的那一天,天空是晴朗的。

后來同事告訴我,其實那天是陰天,雨將落未落,我才明白,原來是蘇嫣給我帶來的陽光。

突如其來的喜歡一個陌生女人,就像是陽光從云層里唰地透出來一樣溫暖。

辦公室里陰郁好久了,清一色的老爺們被突出其來的美女們嚇了一跳,然后,就見最外面坐的泰迪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熱情同她拉手,說,你好你好。

那是幾年前的冬天,我一直記得是冬天,可是泰迪卻說是春天,將春未春之際,人最容易心花怒放。如今,我坐在晴朗的陽光下,想起那些經歷過的事,每每憶起,心有余愛,整理成文字,供容易心花怒放者,圍觀之;供心理陰暗者,窺視之;供百無聊賴者,解悶之……

開篇。

我是在蘇嫣來到第十天,知道她與老板有關系的。

這個關系至少非同尋常,因為從同事那些善于曖昧的神情中,能看出一二。

來公司三年,與老板接觸極少。原因是他雖然很平易近人,但是我們卻無法平易近他——他在8層,我們在12層,公司一共在這個寫字樓里占據了四層樓,也就是說,他每日在我們腳下那個大型豪華辦公室里鞠躬盡瘁,每日的教導里都寫滿了讓我們為他死而后已的決心。

蘇嫣的電腦老而舊,是同事們勢利下的產物,但凡懂得一點電腦常識的,都會利用大辦公區無人之際,從那臺被人棄下的機器上換個內存,或是換個顯卡之類的,于是,那臺機器看似一日日閑在那里,但身體里早就面目全非。

這些是辦公室的秘密,我們秘而不宣。這臺機器的前任主人是老梁,一個為了申請出差補助而據理力爭的公司老同事,后,力爭未遂,從公司自我了斷。

我也偷換了他一條512的內存,每每思及此處,我就感覺自己的電腦內存猶如老梁那日的怒吼般孔武有力。

這個現象導致了蘇嫣的電腦無法使用,也導致了我與她第一次直接親密接觸。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她的初吻有點咸
下一篇:預謀出軌
 
丹尼斯·罗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