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皇伊格尼斯:麗人淚(將愛逼入絕境)

 
麗人淚(將愛逼入絕境)
2016-12-22 16:54:42 /丹尼斯·罗德曼 /被圍觀

丹尼斯·罗德曼 www.miabam.com.cn 一

常俐是個“80后”,父母都是成功的商人。

雖然家境富裕,但常俐做人做事都非常低調,在很多富家女都用盡心思炫富,以此滿足自己“高人一等”的虛榮心時,她卻一直保持著勤儉節約的傳統美德。

進入婚戀期后,常俐經歷過幾段無疾而終的戀情,分手的原因都是男人愛她的背景勝過她本人。即便如此,常俐仍然相信這個世界上真心實意愛她本人的男子存在,為了找尋那么一個男人,她決定“為愛走天涯”。

20歲那年,常俐征得父母同意,來到了深圳。之所以要選擇深圳,是因為常俐覺得深圳是精英相對集中的地方,每個大型的廠里,都有一批技術和管理精英,只要她應聘到一些大公司里做職員,就有機會接觸到那些精英,找到自己的愛情,一家找不到,她還可以辭職去另一家。所以,到深圳后,每進入一家工廠,發現廠里沒有自己心儀的男人,常俐就會自動離職,再應聘至另一家,繼續找尋“真命天子”。

一年后,常俐應聘到一家制衣廠里做文員,與一個叫席源的車間主任一見鐘情,并迅速墮入愛河。

席源比常俐大兩歲,是大學畢業后南下深圳的內地男子。

常俐告訴席源,她自幼父母雙亡,從見到他的那刻起,她就將他當成了家人。

席源曾經被幾個嫌棄他窮的女生拋棄過,所以,他非常痛恨拜金的女子,與常俐交往后,他發覺常俐對物質和金錢看得非常淡,是他喜歡的高尚女子,他也希望與常俐的愛情能修成正果,所以,他對常俐非常體貼和疼惜。

常俐覺得終于找到了一個將自己視若珍寶的男人,然而,就在她決定把自己的終生托付給席源時,她想起了過去的那些男人得知自己是富家女后的嘴臉,固有的猜忌就抬起了頭,她覺得完全有必要試探一下席源:在錢與自己之間,席源更愛誰?

思來想去,常俐決定裝一回大病,她想,如果得知自己患了重病,席源還一如既往地愛自己,并且不吝錢財地為她治療,那么,他就是值得自己嫁的好男人,否則,她再愛他,也只能揮淚告別,再覓真愛。

常俐把自己與席源的戀情,以及自己想試探愛情的事,告訴了媽媽。與大多數有錢人一樣沒有安全感,媽媽也背負著被未來女婿盤算的心理負擔,所以,她不但沒有阻止,反而大力支持,還讓常俐去找自己在深圳某醫院腦外科就職的朋友張明浩。常俐找到張明浩后,張明浩當即就告訴了她一個試探席源的方法。

從第二天開始,常俐與席源在一起時,常裝出一副頭痛欲裂的樣子,席源要帶她上醫院檢查,她都會因為怕花錢,任由“病痛”折磨。

一天,常俐故意將手機遺落在席源的宿舍后,張明浩就不停地撥打她的手機,席源只得接聽電話,由此知道了:常俐腦內的腫瘤已經有了擴散的跡象,如果再不動手術,就只有等死了……

席源得知常俐需要做手術后,更加心疼她了,不但強迫她辭去了工作,還硬將她送進了醫院,并且毫不猶豫地從銀行里將自己的兩萬余元積蓄悉數取出。當席源到收費處交款時,常俐原本是想就此結束測試,阻止席源交款的,卻被張明浩阻止了。張明浩對常俐說:“現在結束試探還為時尚早,只有你的病將席源逼到了生存的絕境,他還對你不離不棄,那才能證明他百分之百愛你?!?/p>

常俐覺得張明浩的話很有道理,便決定繼續把這出戲演下去。

當天,張明浩來查房時,席源找張明浩確定手術日期,張明浩故意問他:“交了多少押金?”席源說:“兩萬?!閉琶骱撲?“再交5萬后,隨時都可以做?!?/p>

這時,常俐連忙從病床上坐起來,做出一副害怕花錢、要求立即出院的樣子。

席源將常俐按到床上,信誓旦旦地向她保證,只要能治好她的病,他就是傾家蕩產也在所不惜。但是,常俐知道老家在邊遠農村的席源是不可能在短時間內籌到5萬元錢的。也正是因為如此,常俐很想看看,在席源籌不到錢時,他會不會從這場無望的愛情里逃走。

而席源對愛情的執著,再一次讓常俐感動無比,因為在席源籌款的那些日子,常俐從跟蹤他的人口中得知,他居然多次賣血。

按理說,常俐完全可以結束這場情感測試,然而,就像人對金錢的欲望永遠得不到滿足一樣,常俐對席源愛情的測試欲望也在膨脹。席源對待金錢的態度經受住了考驗后,常俐又想試探他對女人的抵抗力。

常俐明白,像席源這種重情重義的男人,最不能抵抗的女子不是風騷蝕骨的風塵女,而是把自己放在心里的女子,因為他辜負不起那份深情。比如:廠人事部的古小竹,她暗戀席源是公開的秘密了,常俐相信如果不是自己比古小竹早進廠一個月,如果不是自己“先入為主”,席源與古小竹一定會成為情侶。所以,常俐決定“邀請”古小竹進入他們的生活,她想看看席源在同時面對活色生香的有情人和“病入膏肓”的舊愛時,會不會有所動搖,或者會不會因為受不了“禁欲”的煎熬而出軌。

這天,席源正在病房里給常俐喂飯,張明浩走進來,問他們做手術的錢籌夠了沒有?他們交到醫院的錢已用得差不多了,如果再不交做手術的錢的話,她就得出院。

席源知道,不盡快手術,常俐腦內的癌細胞就會擴散,她將會被疼痛折磨至死,而自己又是那么沒有用,連區區幾萬元都湊不夠。所以,張明浩一走,席源就將常俐攬進懷里,失聲痛哭,邊哭邊罵自己無用。

常俐心里樂滋滋的,她安慰席源說,能在生命的盡頭,收獲這么至真至純的愛情,她死也瞑目了,只是在她死前,她想要找一個人來代替自己照顧席源。她知道廠人事部的古小竹一直都暗戀著他,如果在她死以前,能看到他們倆人牽手,她便了無遺憾了。

席源勸她不要胡思亂想,說,他還會想辦法籌錢,治好她的病。

幾天后,由于席源沒能籌到手術費,常俐“被迫”出院,住進了席源在廠附近為她租的一處廉價出租屋。

當天晚上,常俐就打電話給古小竹,將自己的“病情”和想法都告訴了她。

自從不可自拔地暗戀上席源那天起,古小竹就期望有朝一日,常俐能自動離開席源。聽聞常俐進了醫院,古小竹也偷偷地臆想過常俐最好能死于重癥,自己好“乘虛而入”。所以,當聽到常俐要把席源“托付”給自己時,古小竹興奮無比,但是,她還是在假意推辭了一番后,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第二天,常俐又說服了席源滿足自己的“臨終遺愿”??傻憊判≈裼ρ醬锍鱟馕菔?讓兩個女人都沒有想到的事發生了:席源居然向古小竹跪下,求她借錢給他,讓常俐動手術,讓她好好地活下去。

常俐覺得自己如果再試下去,就沒有意義了,但是,看著古小竹掩面而泣、黯然逃離他們的出租屋后,席源用頭去撞墻的樣子,常俐又覺得此刻絕對不是揭露真相的時機,因為她的重癥,對于席源來講,完全是一場騙局,要揭示真相,是需要合適的時機的。

常俐在選擇最佳時機向席源講出真相的日子,古小竹也在“該不該借錢給席源治病”這件事上掙扎。借錢給席源吧,常俐有錢做手術了,就能活下去,自己只能將席源藏在心底;不借吧,常俐因為無錢醫治而死亡,席源會把自己當成是“見死不救”的薄情人。

左思右想后,古小竹還是決定借錢給席源,因為她覺得如果遂了席源的心愿,席源肯定會念她的好,男人一旦念起女人的好,很多意想不到的事都會發生,她希望能與席源發生點什么。

古小竹打定了借錢給席源的主意后,又覺得讓席源看到她為了幫常俐籌“救命錢”,不遺余力,而且籌錢的路越曲折,席源對她的印象就會越好。

一開始,古小竹想把自己的錢交給老鄉,再由她與席源一起去向老鄉借,后來,她覺得這樣做,會讓老鄉覺得她虛偽,就想到了另一個更能感動席源的籌錢方法。3天后,古小竹找到席源,說她被他對常俐的真情感動,她也很想借錢給他,不為得到他,只為救活他所愛的人,不讓他的生命留下遺憾,只是她自己沒有錢,但是,她有一個“冒風險”的籌錢路子:她在負責辦理員工保險時,為公司的女職工買過生育保險,只要公司某個女職工生孩子了,就可以持本人和公司的相關證明到社會機構領取生育津貼,報銷生育醫療費。所以,席源可以去醫院找一個自付醫療費的產婦,用錢買下她在醫院生產時的一切報銷單據就行。席源興奮無比,但他沒有把這個消息告訴常俐,他想給她一個驚喜。隨后,席源按照古小竹交代的方法,用500元錢,換取了一個產婦在醫院生育的全部單據后,古小竹偽造了一份那個產婦在公司的資料,帶著公司的證明文件,到了保險公司。很快,共計6萬多元的醫療報銷和生育補貼就打到了古小竹提供的“公司賬戶”上。而古小竹就將錢悉數取出,交給了席源。

當常俐得知席源連續幾日沒去看她,是去籌“救命錢”后,她喜極而泣。

金錢和女人的測試,席源都通過了,常俐覺得向席源揭開真相的時刻到了。但是,她仍然怕席源會接受不了自己的情感試探,所以,在說出真相以前,她要席源保證:“不管發生什么事,都要原諒她?!?/p>

席源同意了,然而,當他壓抑住憤怒,聽完常俐揭示的真相后,還是咆哮起來,斥責常俐把他當猴耍,把他當賊防……

席源不再見常俐,也不接她的電話,常俐因為辭了職,不能隨意進入廠區,所以,只能到廠門口等席源出來。

常俐連日在廠門外焦急地徘徊,讓古小竹猜出了端倪。

自從古小竹冒著風險,利用“保險的政策漏洞”幫席源籌錢那天起,席源就覺得古小竹是個善解人意的女孩兒,所以,當古小竹問他時,他把一切都告訴了她。

古小竹知道事情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后,她以安慰者的身份走進了席源的生活,并迅速用柔情俘虜了心靈受創的席源。一天晚上,趁席源宿舍無他人,古小竹主動吻上他,并順勢將他壓到了床上……

事后,古小竹發現席源雖然“要”了她,心里裝的還是常俐。她終于明白常俐雖然觸犯了席源的男人底線,但他內心深處還是愛她的,所以,她很快想到了一個讓常俐和席源徹底決裂的方法。

不久,古小竹對常俐展開了“蜜糖”攻勢,常俐也進入了她的圈套,向她討要讓席源消氣的方法,古小竹向她獻上“妙計”:“你父母那么有錢,你干脆給他銀行卡里打幾十萬,讓他看到了你的誠意,他的氣自然就消了?!?/p>

常俐覺得用錢的方式有些不合適,但是,那時,她找不到更好的方式,于是,她決定孤注一擲,她向母親說明了一切??傻背@⑿畔⒏嫠呦?她媽媽向他卡里存了20萬元時,席源覺得常俐是在用錢踐踏他的尊嚴,他氣憤到了極點,再加上古小竹也在旁邊說一些諸如“有錢人就這樣,以為錢可以搞定一切,以為我們這些窮人的感情都可以用錢來買”的話,讓席源對常俐僅有的情感都被那筆錢扼殺掉了。

第二天,席源與古小竹手牽手,主動出現在常俐面前,不但把那張存了20萬元的卡交給了她,還向她宣告了他們年底結婚的消息。常俐此時才看清了古小竹這個“蜜糖”的真面目,也意識到自己可能會永遠地失去席源。她不能失去席源,因為她已經習慣了席源對她的呵護和疼愛,她確信自己再也找不到像席源那么情深意重的男人了,所以,她不能放手,只要還有一線希望,她都要爭取挽回席源。

為了有與席源說話的機會,常俐不再默默地等待,而是在廠門口大鬧,直到席源出來。

而每次席源出來,古小竹都會黏著他,根本不給常俐與席源獨處的機會,弄得每次見面都像談判,而且每次談判,席源都是“我是個窮光蛋,但窮得有骨氣,不想沾染有錢人,所以,不適合娶你這樣的富家女做老婆”這幾句話。

屢次“談判”后,常俐從席源決絕的眼神里看不到任何希望,她絕望了,她無法相信一個曾經視自己為一切的男人無法原諒自己的一場情感試探,于是,常俐很自然地認為席源的絕情是古小竹這個女人的“功勞”,所以,她將仇恨轉向古小竹,覺得自己殺她千遍也不解恨。

這天,常俐打電話給古小竹,說想找她單獨談最后一次。古小竹也想盡快讓常俐死心,就答應了到她的出租屋里談最后一次。

在出租屋里,兩個女人圍繞著“到底誰才是席源最愛的女人”爭吵,互不示弱,常俐說要找一個方法來證明,古小竹也同意。

常俐指著橫梁上的兩條繩子(出租屋是那種有橫梁的老房子),說,你現在打電話給席源,就說我們倆人打起來了,讓他立即過來,估計他快到以前,我們一起上吊,他先救下誰,就表明他心里最愛的是誰。

古小竹雖然沒有把握席源會先救自己,但想到自己也可以通過這次“死亡賭博”,看看席源到底有沒有對常俐死心,就欣然答應了。然后,她打通了席源的電話。

席源聽說兩個女人打了起來,急切地說“立即趕到”。

但是,當席源趕往出租屋的路上,卻被常俐事先收買好的人騎著的摩托車“不小心”撞傷了,還硬要為他“負責任”,將他拖到了附近的診所包扎。

由于從廠里到出租屋僅需不到10分鐘時間,所以,時間差不多的時候,常俐做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主動搬起凳子,走到一條“死亡繩”下,又踩上凳子,把頭往繩套上一放。然后,半挑釁半激將地問古小竹:“你是不是怕席源先救下我,自己受到傷害,所以,不敢上來?”

古小竹哪里禁得住常俐的奚落,她想席源也快到了,就做出一副不甘示弱的樣子,學著常俐那樣,將頭往繩套上一放,看到常俐蹬掉了凳子,她也蹬掉了凳子。然而,就在古小竹蹬掉凳子那刻,常俐卻解開了自己所拴的“活套”,從繩套上跳了下來,以一個勝利者的姿態,眼睜睜地看著古小竹掙扎、撲騰,直至死亡。

愛的“對手”死了,而常俐的人生之路也到了一個死胡同……

所屬專題:

更多精彩,請點擊:絕境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上一篇:愛情的階梯
 
丹尼斯·罗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