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语尼斯湖怪:深水传说:戀上男友打在我PP上的脆響

 
戀上男友打在我PP上的脆響
2016-12-09 13:44:48 /丹尼斯·罗德曼 /被圍觀

丹尼斯·罗德曼 www.miabam.com.cn

我天生就對“打屁股”這事兒非常敏感,不知道有多少人是這樣的。

我是85后,是跟著“還珠格格”成長起來的人,一開始的SP啟蒙,似乎就是這部片子,具體是不是,我也不能非常確定,畢竟年頭太久印象模糊,但當年,看劇中小燕子趴著挨板子,趴著上藥,挨了板子屁股痛得坐不住板凳,心里就有一種異樣的感覺,像有一只小貓輕輕在心里抓撓,還有后面容嬤嬤挨板子的時候,那個板子揮下去得很慢,但是一下是一下地非常重,打在屁股上發出巨大的爆炸般的聲響,伴著那心狠嬤嬤的大聲哀嚎,這些場景都讓我尤其亢奮,忍不住要回頭看一遍又一遍,每次看的時候都有種不好意思看又覺得過癮的感覺,一言以蔽之,我愛看打屁股。

我有個表妹,小我3歲,小時候我們常在一起玩,那時候,我小,她更小,我哄著她玩打屁股的游戲,輪流扮演打人和被打的角色,打她的時候,她比較怕痛,稍微一使勁她便叫痛,我立刻就興味索然,輪到我的時候,我發現我更喜歡褪下所有褲子露出光臀再彎腰扶住床柱將屁股高高撅起的過程,倒不是非常喜歡屁股被打的感覺,現在回憶起來,表妹打我屁股的時候毫無藝術感和節奏感,就是巴掌實實在在地抽,結果我也很快吃不住勁,覺得沒有意思,大人們似乎也知道我們在玩打屁股的游戲,因為我們都是小女孩,他們也毫不覺得有什么不妥,比較漠不關心,只有我知道我心里是有一股小火苗的,我愛這個行為本身,我們大概玩過兩三次吧,并不頻繁,畢竟我也要在已經懂事的妹妹面前裝作這只是漫不經心一時興起而已,要挑她高興愿意配合的時候才提出,那時候我已經知道必須掩飾我對這種行為的關注和在意,我還記得妹妹背對著我撅起她的屁股,我還細細地打量了她干凈的淡青色菊花,那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別人的菊花,其實想起來還是很美的,畢竟是小女孩的身體啊。

和表妹玩打屁股的日子很快就終結了,我最后一次對她說“要不咱們還玩打屁股吧”的時候,妹妹的表情并不情愿,為難地說了一句類似“都這么大了”的話,我聽到這話,從此徹底鳴金收兵,絕口再也不提,我原本就知道,妹妹跟我不一樣,她對這種行為完全沒有我那種天生的特別喜愛,所以她會覺得年紀稍微大了一些就非常不適合再玩,是的,這種行為,在世人的眼中,或許只適合十歲以下孩子,但是,我那時候就明白,對我來說,那是不一樣的,超越年齡,是我身體的一種需要,當然啦,我不禁打,我也怕痛,我似乎更愛打屁股之前和之后給我的心理快感,然而我明確意識到那就是一種快感,愉快,痛快,總之是快感,我那時候還不懂得什么性亢奮,我只知道那是一種快感,就像是吃到了愛吃的東西一樣,打屁股這種行為的確是很令人羞恥的,是一種偷偷摸摸的羞人事,所以妹妹稍微表示不愿意,我的“玩打屁股時光”就自覺主動地劃上了句號,畢竟我是個心理正常的人,我喜歡,但我沒癮,這是我的癖好,卻不是我的嗜好。

我的身材很好,尤其是性感的腰臀,圓潤豐滿的屁股在細腰的襯托下顯得很大,我喜歡我的身材,男人也喜歡,每個追求我的人,或者我的男朋友,都稱贊過我的身材,可他們不會知道的是,我想被打屁股,這個念頭曾經被壓制了多年,不知什么時候,或許是在大學的風花雪月氛圍之中,又慢慢地死灰復燃被勾起來了,我想被打屁股,我想被打屁股,可能是我的意愿很不夠強,畢竟我不是會被這點小欲望驅使的人,我那時候從來都沒有自己打過自己,沒有DIY過,只是隱隱地偶爾期待自己屁股挨打,豐滿的翹屁股高高撅起,在昏暗溫暖的燈光下(就是火車臥鋪車廂里的那種昏暗)接受責打,是不是最美麗的光景呢,想歸想,終究也不是非常想,應該是因為我跟男人還未有過肌膚之親,只有胸部被撫摸過吮吸過,這個初戀就有過了,而下半身還沒人動過,我的身體也沒有人看過全貌,真正動起了SP的念頭,是在我大二交了一個新男朋友之后。

那個男人非常非常非常地愛我,我至今很感念他給我的好,他很帥氣,非常陽光上進,非常愛我,我們一樣年輕,他正好是最血氣方剛的時候,他也從來沒有愛一個人像愛我一樣,他對我是一見鐘情,然后慢慢滲透進我的生活中,慢慢追求我,而我一開始根本沒發覺他的存在,后來才有所覺悟,并且陷進了他強勢而溫柔的攻勢中,其實喜歡過我的人一點都不少,但只有他讓我知道了男人的愛有多好,他是最寵愛我的人,有什么就給我什么,我雖獨立,也被他寵愛得有點變笨,變成一個嬌嗲柔軟的小女人,自己也慢慢開放成真正的自己,我的SP之路,是他成全了第一步。

情侶之間,自然要發生一些事情,親嘴摸屁股,這也不是什么不可以寫的事情,但我真的沒有光過身子,他每次吻我也都會上下其手,和每一對情侶一樣,會把我抵在墻上兩只手墊著我的屁股,也經常讓我坐在他的腿上,每次這樣,我都感覺自己的屁股有一種想要迎合上去的愿望,屁股渴望受到寵愛,與他的手或者腿接觸的時候,有一種麻酥酥的敏感。

冬天,有一次我趴在他的身上捧著他的臉和他接吻,他的一只手突然就塞進我的褲子里,塞進內褲,猛然就摸到了我的光屁股,我大驚失色,連忙把他的手往外拽,他就是死死地扒住我的一邊屁股不松手,最后我妥協,要求他只能把手放在我的一邊屁股蛋上,不許同時摸兩邊,也不許摸中間你懂的,他很聽話地接受了我的要求,安安靜靜地一只手摸著我的一邊屁股,我趴在他的身上,我們就那樣待了很久,我的光臀直接感受到了男人大手的粗糙和熱度,慢慢傳來溫暖,暖寶寶一樣,很舒服。

中間許多過程按下不表,總之,情侶之間都是這樣,慢慢地對對方開放的越來越多,摸了光屁股了,他硬拉著我的手握住他的那個了,我也敢于抓著那個觀察把玩了,看過他打手槍了,全部脫光睡在一起了,我叉開腿讓他細細端詳我的下體,他的手指插入了,他幫我KJ了,我給他KJ了,在我的要求下,我們還GJ了一次,火星雙魚的人口味偏重且配合度很高,我只是對這些事情都非常的好奇而已,有些男人應該覺得我這樣的女人淫蕩吧,其實女人跟男人差別也不大,誰也不會為了這些事沖昏頭腦,人本身就是動物性,身體的事情不能決定腦子,這是我一貫的原則理念,當然,跟相愛的人,是可以像個小獸的,全然開放自己,因為我知道他非常的愛我,我說什么做什么他都不會厭惡我,他的三觀跟我很一致,都認同我們應該坦然跟彼此溝通自己的感覺,想要什么不要憋著不要隱瞞,說出來,對方都可包容,因為我們都是這樣的人,我在他的情意里,也放松了,可以告訴他我想要的,我要他GJ,他當然沒有異議,但是他那個太粗了,實在是痛,每次都進入不了,每次都弄得出一點點血,我們就再不弄了,那時候我仍是處女,除了生理上還是個處女,我們無所不做了,并且我從來不覺得這有任何不妥,處女不處女,是我說了算,是我的身體我在談戀愛,我想怎樣便怎樣。

那時候起,我想讓他打屁股的念頭越來越強烈,既然這個男人如此愛我,聽我的話,我為什么不能跟他提出這個要求呢,我醞釀了很久,最后忍不住開始實施,我是尋了一個由頭,說自己這陣子心情非常低落,剛好我那時候遇到一些學業上的挫折,的確是心境抑郁無法振作,我跟他說,我很自責,我在學業上做不到我想要的成績,我恨自己,我是完美主義者(事實上我也是),我對他說我的心情堵得慌,無法紓解,我總是想要懲罰自己,要不請他打我一頓屁股吧,話都說出來了,接下來就是撒嬌了,我嘟著嘴小聲對他撒嬌說你打我屁股好不好,我想懲罰自己嘛,我就想讓你打我屁股,雖然我們無話不說,但他的確是覺得有點好笑有點不好意思有點為難吧,要知道他對我都沒有罵過一句,雖然力氣很大但對我從來都是比較輕柔呵護的,這猛然間要他揍我,打屁股,他還是真有點接受不了,但他還是答應了我的要求,或許是男人天生也有想要偶爾玩玩暴力刺激的愿望吧,他決定揍我一頓屁股。

我們在酒店,我自覺趴在床上,臉埋在枕頭里,也確實覺得不好指揮他,只盼他有點悟性能夠自動代入角色,他還有點忍不住笑似的,上來把我的褲子一層層褪下,直接露出了光屁股,我還想,擦,真他媽自覺,你怎么知道要把屁股露出來打呢,為什么不留著內褲呢,其實我很想嘗試那種把內褲拎起來勒到中間的,這樣更有快感,而且既能露出兩瓣屁股,又不會暴露不該暴露的地方轉移注意力增加色情感,當然我沒有向他下達這么專業的指示,由著他做,他把我的內褲扒到大腿中間,還想把整個大腿都暴露出來,被我制止了,我喜歡打屁股要有打屁股的感覺,揍的是屁股蛋,不是裸體,只露出屁股是非常非常有感覺的,他一邊扒下我的內褲,一邊嘴里說著,叫你不聽話,叫你不聽我的話,叫你不乖,哥哥現在要打你屁股,可惡的是他還有點憋著笑。

我稍微挺起身體,把屁股翹給他,撅高一點,事后,他抱著我說,我的屁股太可愛了,圓潤光滑,整個人趴在床上光著屁股撅著等男朋友打,實在是讓他太喜歡我了,感覺自己非常男人,我是他的小女人,其實我要的也是這種感覺,就是要做他的小女人,我也希望這種行為能讓我們對彼此的感覺更好,當然誰也別成癮,打順手了可不是什么好事,幸運的是,我男朋友是個心理健康懂事的人,分得清這件事和正常交往的界限,從來沒打過我別的地方,也從來沒有在真正生氣的時候拿我撒氣過半點,我覺得這個對于情侶非常重要,想引進SP行為的人,最好事先想好,不是每個男人都能把控自己的心態自己的行為,他必須是一個善良懂事理的人,會玩,但不能真正凌駕于人,女人絕對受不了了的。

我擺好姿勢,他居然抽下了腰間的皮帶,真夠爽的,我不禁贊嘆他的覺悟,我好想要皮帶抽屁股啊,要說我也算是別人眼里比較優秀的女生,心里真的藏著被虐打的一個夢,或許是完美主義者容易有自虐傾向來排遣壓力嗎,他把皮帶對折,啪啪地拍著我的屁股,說拍,因為那根本就不是打,他只是很好玩地左拍拍右拍拍,還是有點忍不住好笑,這怎么行,如果這樣,還叫什么打屁股嘛,沒有疼,我哪里有快感,我說,你倒是打呀,他說,我打了呀,我說,你這也能叫打,你使勁,你不使勁打我就排解不了,我很自責,你要狠狠地打我我才會原諒自己(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不擇手段了),我說你還是不是男人啊,是男人就使勁打我?。ú恢酪話愕哪腥絲醋盼藝庵峙笥咽嗆胃邢?,哈哈哈)。

他也不是那種太畏手畏腳的男人,聽我這樣激他,他把皮帶放開,稍微用力,皮帶一下一下抽在我兩邊屁股上,皮帶不短,所以一下就能打到兩邊的屁股上,啊,我感受到了我的光屁股正在挨著我男人的打,啪啪的聲音清脆響亮,有一點疼,但,遠遠不夠,他還小心地問我,疼不疼啊,我大聲地說,我一點都不疼,你還要再用力,你不打我你今天就不是男人,他說我知道你是在激我,我偏偏不上你的當,話雖如此說,在抽了我屁股十幾下之后,他可能是漸漸感到了暴力的愉悅感,感到了揍我的快樂,下手開始變重,也不再是同時打兩邊屁股,而是左邊右邊一下一下地打,他揮著皮帶,認真地揍著我的屁股,我一直在撐著身子撅起我的屁股,屁股乖乖地翹著接受我最愛的男友的懲罰,皮帶抽在屁股上的聲音,也不再那樣清,因為下手重了,那一下下都變得更加短促而深入,起先只是拍拍,拂過屁股,現在可是認真地一下下抽著我的肉,左邊屁股,右邊屁股,再打左邊,右邊再挨一皮帶,噼噼啪啪不絕于耳,我始終支撐著屁股,保持著撅屁股的姿勢,就是給他打,我能感覺到屁股上的肉一下下地把皮帶有點“吃進去”,皮帶似乎變寬了(本來就是男人那種稍寬的皮帶),可能我的屁股是比一般的女生豐滿,我都能感到屁股上的肉在挨抽的時候抖動,很快,我就不那么輕松了,我開始疼了,屁股感覺到了實實在在的疼痛,每一記皮帶都瞄得好準呀,準準地全部拍到我的屁股上,他還真是個打屁股的高手呢,當然啦,我的屁股這樣袒露出來,他自然打得準,左右開弓,屁股上的皮膚開始變得敏感了,他一邊打我一邊問,這下疼不疼,這下疼不疼了,我像個小女孩一樣倔強地回答,不疼!他突然開始只打我的一邊屁股,只打一個地方,啪啪啪地連著打在屁股上,真的疼了,我叫出來,他像個淘氣的孩子,還是帶著笑,說,就是只打你一個地方,你再說不疼,我看你疼不疼,一邊說一邊更用力地只揍我的一邊屁股,皮帶狠狠地落下,卻只落在同一個地方,這下我可真的被征服了,他太有天分了,挨打的那一半屁股真的好疼好疼,太疼了,實在受不了了,我叫著你別打那么快,他笑著說我就打那么快,我在一記狠揍之后終于決定今天還是收手好了,把手伸到后面捂住屁股叫著哥哥不要打我了,哥哥不要再打我了嘛,他把皮帶扔到一邊,笑著蹲在我身邊親我的嘴,說現在你知道打屁股疼了吧,還說不疼呢,挨了這頓打,我的心里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暢快,從來沒有一個人打過我的屁股,更加沒有男人,年輕男人,打我的屁股,我做夢都沒有的情節,今日我的夢成真了,一開始是對他說我被打屁股能排遣抑郁,挨完打似乎還真的起到了這個作用,心里變得很快樂,或許這就是什么研究結果表明打屁股跟運動一樣能產生那什么什么令人振奮的東西吧,我親身體驗的確是這樣的,打屁股能讓我放松,讓我心情大好,變得快樂,我抱怨說屁股好疼呀,我拉著他的手放到我屁股上要他揉,他像抱小孩一樣橫著把我摟在懷里,手揉著我挨完打的屁股,我也摸了,滾燙燙的,有一點點起棱子,皮膚感覺發脹了,也更加敏感,又熱又脹的感覺我知道這是腫了,我說我的屁股好像腫了,他認真地看看說,嗯,是腫了,然后沉默著繼續抱著我摸著我屁股,他揉著的時候我也感覺疼痛,但那種疼痛真的十分快樂,他笑著說,這要是拍成視頻傳到網上去可太帥了,就叫“女友不聽話被男友教訓”,我的屁股仍然紅紅的,站起來,跟他接吻,我的腦海里浮現出我們的樣子,女生的屁股又紅又腫,兩個人卻在接吻,很美麗。

兩三天之后屁股才完全不疼,這幾天他每次找我都會問一句屁股還疼不,我都撒嬌說還有點疼,紅腫很快退去,留下一點發青的烏痕,我說我的屁股被打青了,他便硬要來看,看完緊擁著我向我道歉,說對不起寶寶我下手重了,我趕快安慰他說完全沒有關系的啦,其實這不就是撒嬌么,打屁股之后一點痕跡都沒有,多沒勁,他說,打我的時候,最狠也就是用了三分力氣,三分,三分,哎,男人的力氣真是無法測算的大呀,最狠的時候我屁股已經很疼了,才三分力,這要是全力以赴,我估計我會被打爛了,當然,后面他全力過一次,那一巴掌簡直太恐怖了,皮帶都要打我幾十下我才會痛呼出聲,那男人全力的一巴掌直接讓我雙手捂著屁股就跳了起來,后表。

那以后,我們的短信里,偶爾會出現“不聽老公話屁股給你打開花”之語,我只感覺我們的感情更加親密,他是好男人,他知道了我喜歡這個,僅僅是喜歡這個而已,我仍然獨立,仍然只在親密的時光中才喜歡這個,那時候有一個QQ表情,是一個職業女性趴在一位男士的膝上,套裙撩起露出豐滿的兩個屁股蛋兒,男士揚手打著她的屁股,她屁股上是兩大團的深紅很夸張,他不知從哪搞來這個表情,我每次看到這表情都覺得太可愛了,也期待再被他打屁股,我問他,有沒有感覺喜歡打我的屁股,他說,還可以吧,不能說喜歡,因為舍不得打,我也發現了他不是一個SP愛好者,即使我的屁股很誘人,即使我給他創造機會,他也是不那么感冒的,而且他不太容易進入角色,打就是打,他不會營造一種主與被的那種氛圍出來,當然我也討厭主被的感覺,我還算是一個獨立的難受別人擺布的女生,而且我是一個內心很豐富的感受不到寂寞的人,換言之我完全不需要刻意尋找情感寄托,因為我不弱,也不相信一種儀式就能給人的精神世界帶來多大的充實感,所以我對那些哥哥妹妹的叫法完全無感,很多人找主,或者找被,要求對方絕對服從,或者什么專一,還要什么陪伴,要什么監督檢查,要什么匯報,要什么疼愛什么關心,我不能說人家不好,畢竟那是SP的主流,只能說我熱愛SP就完全不是那個意思,人不應該有太多多余的情感,SP于我,像一首生命的贊歌,在打擊之下產生愉悅感,產生快感,就像是劇烈的運動,運動能讓人感覺舒展感覺快慰,屁股挨打對我來說是和運動一樣的,而且SP很性感,屁股是個很性感的部位,也是我的敏感帶,我最敏感的地方之一,后來,我的第一次給了這個對我最好的男人,每次我們愛的時候,只要先打幾下我的屁股,我就迅速進入角色,身體做好準備你們懂的,我有自信,我的屁股美,對男人誘惑巨大,他也是這樣認為的,所以不打的時候也非常喜歡撫摸揉捏,贊美我,我覺得一副性感的身體,做這樣性感的事情,是一種非常讓人自HIGH的行為,反正我每次挨打都覺得自己很美,覺得自己很年輕,這是年輕特有的快樂,況且,我是個完美主義者,對自己要求高,屁股上的疼痛能讓我感覺踏實,感覺腳踏實地,感覺謙卑,感覺自己不浮躁不虛無縹緲,我認為這樣露出屁股挨打是讓人保持清醒低調的很好手段,心不會浮在半空沒有個著落,總之,SP對我來說是美的。

說來也好笑,這輩子跟我有過SP的兩個人,我的表妹和我的男友,他們真的完全不是SP愛好者,完全沒有把他們培養出來讓他們“開悟”,我開始意識到,這玩意兒人和人是真的不同啊,我這樣的人并非主流,也不是很多人都能通過被動實踐而激發出對SP的喜歡,這實在是太因人而異了,所幸我男朋友不討厭這個,我們如果一段時間不見面,他會說他也很想念揍我屁股的聲音,他說他喜歡聽打我屁股的啪啪巨響。

前面說了,我的第一次給了他,他實在是太愛我,他那樣年輕,我非常理解他對我的渴望,我也很愛他,每每,我們雖然不做那事,但都會把對方撩撥得幾乎喪失理智,我覺得我的年齡也到了,這樣愛我的人,對我這樣好的人,為什么我要一直抗拒呢,于是我同意了,當然,如我所料,我們發生關系后他對我只有更加好,更多的付出,這并不是我要說的重點。

我們發生了,從此在一起的時候內容自然有所不同,更加可以無所不為,做的時候,我偶爾會要求打屁股(不是經常),時間長了,他有時候還會主動,有時候,做之前,我只穿一條絲綢睡裙,不穿內褲,跪在床上幫他口,讓他爽一會兒之后,我會背對他跪著并且撅起屁股,能撅多高就翹多高,他呢,撩起我擋住屁股的睡裙,下手在我屁股上抽巴掌,我覺得他打我屁股所用的所有工具中,他的手才是最疼的,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每次他用手打我我都覺得好痛,真的很莫名其妙呢,這到底是為什么呢,他的手很有力,簡直像是火箭一樣發射到我的屁股肉上,然后是爆炸的聲音,兩瓣屁股雨露均沾,被揍得顫顫的,一巴掌打下去就是一個鮮明的紅手印,他一只手扶住我的腰,另一只手在后面揍我,他已經知道我喜歡的力度,所以不會像一開始一樣畏手畏腳,本來嘛,這里就不說星座了,如果說了星座,相信大家都會知道,我們是何等般配的火象星座,生命的激情,力量的快感,非常吸引我們的,男女的感情,要柔情和睦,也要有強勢霸道作為點綴,才會吃不膩,幾巴掌就是幾個手印印在屁股上,我會要求他拍照留念,當然必須回避臉,看著我屁股上他的手印,真心的覺得也是一種幸福,我的屁股非常敏感,打個十下左右往往屁股紅了也疼了,某處也江河湖海泛濫不堪,之后他會用手指玩弄我,潤滑著去撫摸我的PY,并且插進去,我們沒有辦法GJ,實在是擔心出問題,但是玩一玩是可以的,喘息,呻吟,我們都受不了的時候,主菜開始,過程不用表,一個號稱12星座中的永動機,一個號稱下半身停留在原始社會,我們那方面也非常的和諧,他對我的疼愛和照顧,就像是天使給我的一樣,有了他的愛,我之后的人生都走得更加平穩更加有信心,因為曾經有天使愛過我,我曾經見過最美好的愛情,我也配擁有這樣的愛情,他教會我如何愛自己愛的人,真的是我的天使,救贖的天使,我們用過眼罩,用過捆綁,用過不少,可惜還有更多沒有用過,現在想來,是有些許遺憾的,畢竟我們是很情投意合志同道合的人啊。

有時候,我會趴在他膝蓋上承受,但這個姿勢會讓我倆都有點不好意思,所以只有一兩次,趴在他膝上,我會自動分開兩腿,放松屁股,他無師自通,從下往上撩著打,這樣的打法十分瀟灑流暢,可以打到最該打的地方,反正只要他用手打屁股,每次都很疼,真的很莫名其妙,打不了幾下我就受不了了,他呢,也不認真,會用手指挑逗其他的地方,一來二去內容就又變了。

還有一次,他把我的屁股打得全都腫起來了,是我們在一起看電影,我突發奇想,猛然拉下他的內褲在他的屁股上狠狠咬了一口,討嫌得要命,哈哈,他吃痛不已,翻身跳起,正好我是趴在床上的姿勢,他跳起來一屁股坐在我的腰上壓住我下半身(這個姿勢不難想象吧),正對我的屁股,他一把扯下我的內褲,兩只手像抽耳光一樣左右開弓抽我的屁股,我動彈不得只好乖乖接受他的懲罰(當然心里是很贊他上道的啦),他一邊打一邊還數數,其實我很喜歡他用手打屁股,雖然疼,但是很有感覺,就這樣他打了我一百下,輕松打腫,然后滿意地放開了我,我呢,卻意猶未盡,跳下床主動趴在寫字臺上要求用尺子加罰,他本來就不想打我了,在我逼迫下,拿了繪圖的大塑料尺,繼續打我已經紅腫的屁股,這下他真的是舍不得了,喃喃地說,都腫了,打了十幾下我也開始有點忍不了,就起身摟住他的脖子親親他的脖頸,他疼惜地輕輕摸著我的屁股,那個時候我深刻地感受到我是他的女人,我很愛他,他也愛我,他有權力痛打我的屁股,我在外人眼里,跟在自己男友面前,完完全全的兩個人。

關于皮帶,我們試過他的那種寬皮帶,也試過我的女士細皮帶,結果自然是細的更疼,有幾次我們做那個之前調情的時候會用我的皮帶,他也只是用一成的力氣輕輕抽,這輕輕抽就已經很疼痛了,屁股上還會留下紅痕,我最喜歡的工具其實還是最初的那種寬牛皮帶,打起來帶勁,嗖嗖生風,拍到屁股上的感覺也實在,還能感覺到屁股被抽得左右顫抖,甚爽,手也不錯,只是我堅持不了太久。

他恰到好處地滿足了我SP的愿望,基本符合我的喜好,我也不是非常耐痛的人,他打我的最重程度其實就是紅腫,略滲血點,消腫后會有一點烏青,從來沒有打出過淤血,淤血的話后來我DIY的時候做到過,先跪在椅子上,撅著屁股用塑料拖鞋拍,打不壞,就是皮疼,然后用掃床的塑料掃帚把打屁股,但我發現,這種帶彈性的工具,不管打多狠,不管打多少下,都只是腫,都只是皮肉疼,打不出連連淤血的效果,只有那種硬的表面才可以,看視頻也是這樣的,最快打出淤血的工具就是硬木板,其實并不是很疼,打屁股其實只有細的工具或者打太快了才會真的特別疼,不可忍的程度,如果是緩慢地打,哪怕是硬木板,哪怕都打成慘不忍睹的樣子,皮下全是紫色的淤血和隆起的硬塊,也不是特別的疼痛難忍,這都是有技巧的啊,要想把屁股打成見者傷心聞者流淚的程度,其實無須承受相應的疼痛的,這是我DIY的心得體會,要問為啥DIY,還是那句話,我是個完美主義的人,我喜歡偶爾這樣做一下,我也想探索屁股到底能打到什么程度,這個只能自己來不能讓男朋友打,但現在DIY也是極其偶爾,一年也就兩次吧,DIY后,我看到視頻里屁股打成那樣我都不會特別同情了,我自己試過并沒有特別疼的啦。

我在男友面前,更多是個小女人,喜歡他愛,偶爾也喜歡他暴力,相信女人大多都是如此,卻未必每個人都喜歡打屁股的方式,也不一定喜歡自己的男人用力打自己,甚至把屁股打腫,真正打痛,痛不是愛,但有時候痛能讓人感受到愛。

此文紀念我那段青春的日子,其實現在我也不老啦,我從來都沒有找人出去實踐過,說心里話我一看那些主找被被找主的描述說辭就完全無感了,人的內心強大和獨立,不靠打人屁股或者屁股被打,這種行為并不能讓人真正強大真正手握權力,也不能讓人真正成長真正擺脫自身缺陷,一切都在于自己的信念,每個人心中都有屬于自己的一個SP定義,而我幾乎沒有看見過跟我志同道合的,所以我也無法實踐,畢竟自己還算是個自持的女人,只有在特定時刻才會瘋狂而已。

其實我覺得,自己是雙向,我也想象過自己用皮帶抽打某個男人,當然我男朋友不行,他怕疼怕打,不許我打,他說他屁股怕疼,其實我覺得這都不是根本原因,根本原因是因為痛感對他來說并沒有那種亢奮愉快的感覺,他的心理并無此種需求,我從來沒有打過別人,然而覺得自己會是個很好的主動,痛,并有藝術感,不會猥瑣,我沒有凌駕于他人的想法,我也不想看到一個小男孩把我當姐姐,完全沒興趣發展這種感情,不準備被人依賴也不為任何人負責,看來我這樣的人,是難找人實踐無論是當主還是當被吧,抽打一個性感強壯的男性身體,聽他低低的呻吟,看他痛并享受的表情,我看,我這輩子是做不到了吧。

暫時寫完,以后可能會繼續寫,這是我的回憶,寫出來,更多是為了自己,我按我的意愿自如地活過,享受過我所定義的快樂,打屁股。

所屬專題:
如果您覺得本文或圖片不錯,請把它分享給您的朋友吧!

 
丹尼斯·罗德曼